骨子裡 ,我是個害羞的人。但是我可以上台演講,辯論,授課,與人對談也總能有話題聊,也主動的提出自己的看法。這樣的衝突,在我成長的歷程中,總是個障礙。外表的陽光外向與內在的狀態的不一致,讓我始終認為自己是個小人,人前人後不一致,自卑、自怨便由此而生。

退伍後至今,工作和對於自己持續的探索,已不再有此想法。看到這篇Cheer雜誌的文章,才發現我也用了自己的方法,將這些困窘轉化為正面能量而為我所用。

 

愈害羞愈愛表演?

別急著羨慕螢光幕前那些閃亮巨星,因為他們有可能比你我還要害羞。

為什麼害羞會變成一種能量,讓他們能躍上舞台,不斷突破自我?
文/祝康偉 圖/杜志剛
2008年11月 Cheers 雜誌

伍迪. 艾倫(Woody Allen)、妮可. 基嫚( Nicole Kidman)、艾爾. 帕西諾(Al Pacino)、湯姆. 漢克( Tom Hanks)、李察. 吉爾( Richard Gere)、金.  凱瑞(Jim Carrey)、哈理遜. 福特(Harrison Ford)還是布萊德. 彼特(Brad Pitt)?

正確答案是:「全部!」

你大概很難相信妮可.基嫚會這樣形容自己:「很自然地我會想要消失在黑暗的戲院中,我實在太害羞了。」在《教父》(The Godfather)三部曲中皆扮演錚錚鐵漢角色,後來以電影《女人香》(Scent of a Woman)獲得奧斯卡最佳男主角獎的艾爾.帕西諾,也曾出人意表的描述:「我的第一個語言是害羞,只因為被推向鎂光燈,我才能夠學習如何因應害羞。」

為何看作退縮的害羞,能轉化成反差極大的表演欲,讓他們在舞台發光發熱?

根據創立美國史丹佛大學害羞診所、享譽國際的害羞研究泰斗菲利普. 辛巴多博士(Philip G. Zimbardo)以「內向、外向、害羞、不害羞」4個象限分類,這幾位好來塢大明星應該都偏向「外向害羞型」,也就是台下害羞,台上看起來不害羞的一群。

表演,對他們來說,就是一個釋放害羞的「出口」,也是暫時忘卻自己的「投射」。

 

 

將目光拉回我們周遭,港星梁朝偉也是一個符合這樣特質的例子。

令人嘖嘖稱奇的是,無論是詮釋《花樣年華》裡的周慕雲,還是《色|戒》裡的易先生,在「溫柔」與「暴烈」兩個極端間游刃有餘的他,連在一些無厘頭的喜劇中,也能全然放開。

如此功力,讓一位大陸主持人埋怨,為何受訪的他始終低頭沈默,之後梁朝偉才開口:「我是個非常害羞的人,所以我才會去當演員,因為可以永遠躲在一個角色背後,不用做我自己。當我跳出一個角色後,反而會覺得很不自在,別人會說變得很靦腆、拘謹、不自然,也許這才是真正的我。」

在梁朝偉與劉嘉玲不丹婚宴中受邀的少數台灣人中,資深娛樂記者出身、也是名作詞人的梁鴻斌,以多年友人角度觀察:「梁朝偉出生單親家庭,又有一個強勢的母親,在害羞性格背後,戲劇正好是他逃離自我的一扇窗。」

不過,逃離面對自己的動機,並非讓他發光的主因,重點是:「他非常用功,每進入一個角色,必定用盡力氣。像是《色∣戒》開拍前,他就把劇本看過千遍,不僅倒背如流,還研究早期黑白國語電影裡的口白,並盡量讓自己面容乾涸,揣摩原著中易先生『鼠相』的神態,」梁鴻斌嘆服地說。

 

 

同樣具有強烈表演能量的導演李安,他的舞台不是真的舞台,而是電影屏幕後方。

因為自己也是導演的緣故,李崗對哥哥李安的心路歷程,特別心有戚戚。

他分析,貌似謙沖的李安,其實是將鋒利藏在電影裡。這叛逆的能量,除了台灣戒嚴的成長背景,父親的權威管教也是原因,「人性總在追求一種平衡,害羞的人壓抑,卻也渴望被注意、認同,電影導演剛好提供這樣的機會。」

有趣的是,置身剽悍的西方導演世界,陰柔的李安看來雖是「異數」,但其柔軟的姿態,卻成一種優勢。

李崗分析,因為每當新片開拍,面對全新的拍攝團隊與演員,害羞帶來的謙虛,往往讓他沒有稜角,與人相處自如,且能像海綿一樣,快速吸收所有經驗。

尤其對照國內外許多知名的大導演,李安顯然更討喜且有觀眾緣,因為他的靦腆與害羞,會讓許多人產生共鳴感,大大縮短了與一般人的距離,而不會讓人覺得高不可攀。

另一方面,因害羞隱忍的委屈,也讓李安累積出勇於挑戰的強悍。

例如,執導沒有西方導演願意接手的《理性與感性》(Sense and Sensibility);以一個外國人身分,直搗美國1970年代中產階級家庭價值的《冰風暴》(The Ice Storm);抑或大膽結合代表美國立國精神的牛仔,與被保守派視為禁忌的同性戀議題,獲得奧斯卡最佳導演獎的《斷背山》(Brokeback Mountain),都直逼人心最深的矛盾與掙扎,讓人無所遁逃。

 

 

此外,華語歌壇小天王周杰倫、喜劇演員郭子乾、作家暨廣播主持人王文華都是害羞一族,卻都靠著不同型態的表演,讓自己佔有一席之地,成為令人矚目的公眾人物。

在政治大學教育學系、科技管理研究所兼任教授吳靜吉看來,他們這些表演的才華,一部份來自天分,一部份在於深知自己的害羞,並積極有創意地尋求方法,探索自己,將困窘多時的害羞,變成一種正面的能量。

也就是說,因為他們在「表演」這個創意的療癒過程中,找到自己所愛的專業,從專業的表現上增強自信與自尊,因而獲得他人的肯定。當有了人生的高度,害羞偶爾湧出時,就不會是令人挫敗的拉力,而是化成深沉內斂的氣質,讓他們的表演更加豐富與細膩。

 

 

 

 

將害羞變成正面能量

 

李安的鋒利,藏在電影裡

 

演戲,讓梁朝偉打開一扇心窗

創作者介紹

30輕熟男

Chuang0927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